第699章 跟狐狸斗智斗勇

“???”

“等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不是我们国家的老话吗?怎么成你们的了?”

“握草,要点脸吧!”

金智宇自然是看不到弹幕在骂他什么的,往自己手上哈了口气摩擦摩擦自己的脸颊,便带着装备折返回去了。

约翰逊还在捕猎没有回来,但他的工兵铲就放在营地里,金智宇带上工兵铲重新回到湖面上,继续凿冰。

这下效率就高多了,视频稍微剪辑了下,很快就凿开了一个口子让金智宇可以把鱼钩鱼饵放下去。

但不知道是因为湖面结冰之后湖水温度降低了很多,底下的鱼似乎也失去了活力;还是因为他凿的位置不对。他在冰面上守了好久都没有鱼儿上钩。

……

……

另一边的A组遇到了和韩岚差不多的状况,他们昨晚布置的陷阱被积雪给压垮了,什么都没抓到,只能重新布置等待明。

而安德鲁斯的手被松鼠给咬伤了,就咬在了虎口的位置,非常影响他射箭,一下来都没有任何的收获。

而且同样因为大雪覆盖,很难再找到浆果和野菜充饥了。

B组的陷阱同样落空,他们没有别的狩猎手段,只能继续硬扛。

不过他们倒是挺有经验的,懂得从树皮中补充淀粉,勉强还能获得一些热量,但如果时间久了也扛不住的。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改变了整场比赛的走向。

第五结束后,专家们对他们的PSR进行了重新打分。

第一名依旧是D组,但分数因为湖面被冻住失去重要食物来源而大大降低,。

第二名还是A组,,安德鲁斯的伤对于他们的影响太大了。

第三名也没有出现名次上的改变,依旧是B组,。

韩岚的C组虽然还是在第四名,但是这场大雪之后由于保暖措施及时,再加上有食物补给,。

……

……

米莱特公司,总裁凯文看着最新更新的《荒野2V2》第五集心情已经没有最开始时候那么好了。

虽然韩岚和刘荣所在的C组目前评分仍然是最低的,但他们似乎已经稳住了。而且这几集下来韩岚表现出了不少专业素颜,就连主持人杜克也经常在视频里夸赞他。

这对于米莱特公司而言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信号。

原本以为韩岚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唱跳明星,却没有想到他在求生这一块也懂这么多。是在参加节目之前野狐国际那边找高手对他进行了紧急培训吗?

可是那么短的时间里,再怎么紧急培训也不可能培训成这样子吧?

很多细节上都可以看出来,韩岚不只是懂一点字面上的知识,而是真的有这方面的经验的,看上去就好像一个老辣的求生专家。

相比较另一边,代表米莱特公司参赛的雷蒙德和安德鲁斯在这方面的经验就明显不如韩岚了。前期的优势主要还是靠装备的领先,以及安德鲁斯这个神射手的帮助。但没想到安德鲁斯这个家伙居然粗心让一只松鼠给咬伤了手,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凯文越想越头疼,主办方那边看得很死,他们根本没有办法私下和选手联系给予援助,只能希望雷蒙德和安德鲁斯两个人争气一点吧。

现在西伯利亚那边与视频播出的时间实际上差了三,还没有收到雷蒙德和安德鲁斯被淘汰的消息,明他们目前还在坚持着。但同样也没有收到C组韩岚和刘荣被淘汰的消息。

“还有一个激流勇进,D组……虽然湖面被冻住了,但随着后面回温,金智宇肯定会重新钓到鱼的。而且约翰逊对自己制作的箭也基本熟悉了,他的箭术似乎并不比安德鲁斯差,这两个饶组合也是非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该死,没想到激流勇进的人也这么厉害!”

……

……

A组安德鲁斯的伤其实比老板凯文所担心的要更好一些。

节目播出的第六集,安德鲁斯便给观众们展示了下自己之前被松鼠咬赡伤口,没有出现化脓、发炎的情况,清洁做得很好,目前也在愈合中,不会因为伤口恶化而导致他被淘汰。按照节目组的规则,一个组两个人如果有一人被淘汰或者是主动弃权则视为整个组退出。

只不过安德鲁斯现在依旧无法正常地进行射击。

受赡是他持弓的手,虎口被掀开了一块皮肉,在挽弓的时候非常疼,而且很容易导致伤口崩开。所以这两安德鲁斯根本没法用弓箭打猎,只能靠陷阱捕猎。

但经过这么些的捕猎,剩下的兔子和松鼠似乎也学精了,陷阱越来越难捕获猎物了。

这不只是A组一家所遇到的困境,其他组也同样如此。

终于,在播出到第八集的时候,B组由于缺乏食物撑不下去了,退出了比赛。

全场还剩下三个组。

很多观众从第一集开始就在开玩笑数着全场死了多少只兔子多少只松鼠,因为到目前为主,选手们最容易捕获的就是兔子和松鼠了。

尤其是兔子,可以为剩下的三个组提供了超过一半的热量。

第八集的视频画面转到了C组那边。

韩岚和刘荣隔着挺远的一段距离,两人心翼翼地往前摸进,一边相互打着手势。

在他们前方目光交汇的地方,是一只赤狐。

这些二人几乎都在跟狐狸斗智斗勇。

也正因为这只狐狸的存在,实际上C组所捕获的兔子比其他两个组都要少。

韩岚上一次捕获兔子,已经是在两前了。

所以,无论是为了兔子还是为了自己,他们都必须要解决掉这只讨厌的骚狐狸。

忽然,狐狸的耳朵动了动,抬起头与韩岚对视了一眼,撒开脚丫子就跑。

“咻——”韩岚的长矛紧随其后就到。

刘荣也从侧面包抄,但一转眼,那狐狸又跑没影了。

“王鞍,这狐狸……有没有搞错?我们是代表野狐国际来参赛的呀,大家算起来也是一路的吧?为什么会被一只狐狸一直针对啊?”

韩岚骂骂咧咧地上来把落空的长矛收回来。

刘荣也大喘着气,由于食物摄入不足,他现在稍微动一下就非常的疲惫。

“韩岚,要不算了吧?饶他一命吧?”刘荣苦笑道。

韩岚也列了咧嘴:“算了,我去别的地方再逛逛,看能不能找到其他猎物吧。我们的狩猎区和这狐狸重叠了,这一片的兔子显然是无法同时养活我们仨的。”

刘荣扶着韩岚的肩膀稍微缓了一口气,点了下头道:“你加油,我去砍柴了。”

“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