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一十二:金殿上李民辩冤情

这宇文化及化解了眼前的危局,那后背上冷汗早就冒出来了。

见了那李元霸,实在的,他是从心里往外怕呀!

也幸亏那李元霸心智不高,否则的话,今还真不好蒙混过关呀!

宇文化及领着李渊走上金殿,群臣们一见,喝!这承相还真把那李渊给领上来了。

那宇文化及紧走两步:“臣等交旨,那唐国公李渊李大人已经被为臣给您带上来了!”

李渊紧走两步跪倒行礼。

“臣李渊拜见我主陛下,愿我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广见了一笑。

“表兄,你我不是外人,赶紧一旁落坐吧!

表兄,实在的,刚才我真是跟你开玩笑呢!

表兄,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呀!”

李渊低头答道:“为臣不敢,为臣只知道忠君爱国,多少年来并无二心!”

杨广听了笑道:“表兄,你什么人难道我还不清楚吗?咱们俩自幼儿一块儿长大的。

要别人反我的话,我或许还信,唯独你和我的几位王叔,任何人进谗言那也没有用呀!

孤王就是再糊涂,也糊涂不到哪儿去呀!

表兄,你知道孤王为什么巡游这太原府吗?”

李渊听了连忙答道:“为臣愚钝,这个我哪知道呀!”

杨广听了微微一笑。

“表兄呀!我这次之所以要巡游这太原府,本来就是来太原府探望你们一家人呀!

表兄,实在的,咱们分别了这么多年了,弟我还真想你呀!

表兄,我那表嫂她还好么?”

“陛下,托你的福,她现在混的还行!”

“那我那几个侄儿呢?他们现在还好么?”

“好!好!他们都好!”

“那还不让他们上殿来。”

“陛下,我那长子李建成并不在这太原府中,他回老家祭祖去了。

我那三儿子李元吉这两出去游玩去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侯回来。

现在只有我那二儿子李世民与我那儿子李元霸在家呢!

他们俩个正在那行宫外边跪着呢!”

“噢!原来是这样呀!传旨,宣李世民与李元霸进殿!朕要见见他们。”

传旨官闻声跑了出去,时间不大,那李世民就领着李元霸上殿来了。

众人一看,只见那李元霸手里提着一对擂鼓瓮金锤大锤,那真是威风凛凛呀。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入金殿之中,那李世民率先跪倒了,那李元霸跪在了李世民的身后了。

两个人一见那李渊在旁边坐着呢,这心中才稍微地安定了一些呀。

“臣李世民参见陛下。”

“臣李元霸参见陛下。”

这上殿的礼节,都是李世民刚才教的李元霸呀!

李世民告诉李元霸:“四弟呀!一会儿上金殿,你跟在我的后边,一切你就跟着我学就行了。

四弟,你可得给我记住,手不离锤,锤不离手呀!你要时刻保持警惕呀!”

“二哥唉!弟明白,别把咱们逛进大殿之中,他们再下什么暗手呀!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一顿大锤都拍死他们!

二哥,这个你不用多嘱咐了,弟我心中明白着呢!

就是他们口吐莲花,也休息让我放下这手中的大锤呀!

二哥,弟我又不是个傻子,这个我还不明白吗!

有我手中的双锤在的话,咱们仨人一定平安无事呀!

刚才咱爹爹临进金殿之时拿话点你,你以为弟我一点儿也听不出来吗!”

“嗯!四弟,你知道就好!走吧,随二哥我进殿面君去吧!”

那杨广见两个人进来了,低头往下观看。

只见那李世民身高八尺,生的是眉清目秀的,一看就是一个十分漂亮的伙儿。

这杨广再往后看,只见一个年纪比那李世民年龄稍少的年少,浑身穿着一身青色的绸子衣裳,足登黑色牛皮皂靴。

手里离着一对大锤,嗬!这大锤大的那真是出了号了。

往脸上看,只见这李元霸长的虽跟那李世民虽然有几分相象,但这模样儿确实有点儿难看呀。

只见这李元霸一双眼睛,八字眉,雌雄眼儿,大眼睛比一般饶眼睛稍大,眼睛跟那本杏核儿差不了多少!

两只眼睛放着亮光那是格处的精神呀!

这杨广看罢多时,望着李元霸问道:“哎!你就是那李元霸么?”

“正是,臣我正是李元霸!”

“元霸呀!你子也应该知道,我跟你爹是亲表兄弟呀,你没有一定的证据的话,我能随便儿杀他么?

可你倒好,这一顿大锤砸死了我多少的人呀!

告诉你,我是跟你爹闹着玩呢!

你表叔我怎么会对你爹下毒手呢!”

李元霸听了翻了翻眼睛:“皇上你净骗人,你抓我爹爹弄着玩也就罢了,为何把我二哥也给绑起来一块儿杀呢!

莫非你这个表叔也跟自己的表侄闹着玩呢么?”

杨广听了一愣。

“怎么回事?哪个王鞍抓的李世民呀?

他娘的,这个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呀!”

那宇文化及听了,知道这纸里也包不住火了。

“陛下,是为臣要跟那世民贤侄开玩笑呢!

俺想试一试那世民贤侄的胆量纠竟如何呀!”

这李渊父子这才听明白了,噢!原来是这个老贼从中弄权呀!

怨不得他要讨那个监斩官呢!

李世民听了站起了身来,对那杨广:“陛下,因何跟我的爹爹开这个玩笑呢?这倒底是为零儿什么呀?”

杨广听了笑道:“是宇文承相这如此大的行宫不可能在百日之内完功。

他你的老爹爹有那不臣之心,虽然孤王也不相信他的话,但是,孤王也想借此机会试一试你爹爹的胆量,因此才发生了刚才的误会呀。

宇文化及,你他娘的是不是假戏真做呀!

你这条老狗!”

杨广听了怒骂道。

“陛下,你可冤枉为臣了,老臣哪有那个胆量呀!”

李世民听了往上叩头道:“陛下,我们接到你要我们建这行宫的命令后,是臣领着工匠们日夜赶工才完成的。

陛下,你若不信的话,你可以查验呀!”

“查验?怎么个查法呀!莫非要孤王把这座行宫拆了一一验证吗!”

李世民听了摇了摇头。

“陛下,那倒不必!陛下,你想呀!建如此大的行宫,那枣核儿钉子还少的了么!

不信陛下可以随便命人拔出几十颗来,若是以前建好的话,这个钉子也该生绣了。

若是新建行的话,这钉子一颗颗都应该是崭新的。

那有那大柱子上的膝,有的地方的油漆恐怕现在还没有干透呢!不信陛下可以亲自验一验呀!”

杨广听零零头。

“嗯!世民呀!还是你这个方法好呀!

为了证明我表兄的清白,来呀!

现在咱们就拔钉子验漆!”

着,杨广随即指挥着殿上的大臣们从这行宫的木头上拔出了一几十颗钉子一一验证。

那杨广仔细地一看,那颗颗钉子果然都是崭新的,上边那是一点儿绣迹也没有呀!

查了十几处的油漆,果然找到了几处油漆还多少有点儿沾手呢!

验罢多时,那杨广把脸沉了来问道:“宇文化及,现在你还有何话要呀!”

“陛下,这次确是为臣枉告不实,臣等知罪了,望陛下宽恕!”

“宇文化及,那李元霸打死的那兵丁不都是你的亲兵么!这些饶丧葬费你自己也来出吧!

孤王这些事儿就不管了!”

那宇文化及只好认倒霉呀!

“陛下,臣领旨!”

完,这宇文化及垂头丧气地徒了一旁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