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八章 当皇帝就要有当皇帝的心

x.

“程处瑞你不要不知好歹,那样的女人不是你可以拥有的!”李世民又言道。

“哦!那就是你可以拥有的吗?你是皇帝,天下的拥有者,不过我程处瑞也不怕,让我想想,你一定现在非常想杀掉我吧。然后你好拥有那个女人。

李世民啊李世民,你一直都在标榜着自己是一个有道名君,其实你就是一个屁!我大逆不道了,但是你惦记自己下属的女人就是好样的吗?你要不怕天下反你,你尽可来,现在前太子的人虎视眈眈。外族人正找机会大举入侵我大唐国土。

我真希望你能创一个记录,那就是登基最短,亡国最快的皇帝。我告诉你,就算那个女人老死在我那,我不碰他,你也别想得到。一个赛亚就让你快忘了发妻,真不知道加一个索娅你会如何。”

程处瑞的话如当头棒喝,李世民又不是真的傻子,只是最近有些贪色而已,不过被程处瑞这么一吼,马上就反应过来,自己好像确实是做的过火了,最近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真的过不去这女人关?

“处瑞!过来坐!”被骂了还不生气,这人是不是贱呢?这是程处瑞内心之中的想法,当然不会说出来,而是顺从的走过去坐在台阶之上。

“你和朕说说,你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说,朕最近是不是有些变化?”李世民虽然爱美女,但他更爱他的江山。

其实你想让他从迷恋的事件中清醒,那么最简单的就是找到他更喜欢的东西。程处瑞找到了,相比起女人,李世民更喜欢的就是手中的权利,大唐的江山。

“还真不愧是我大唐的皇帝,清醒过来是快,现在也发现自己有问题了。最近的你已经完全不像以前的李世民,你自己好好的回想一下,就在最近,你身边的人,包括你的忠心大臣,哪一个不是沉默寡言。还有你后宫中的人。

一个女人能把你迷成这样,我承认那个女人有魅力,可是就算这样你也不要把自己迷进去吧,这些日子,我可听房大人说了,奏折你多有不批,而且开始有一些小抱怨,说是国事太多!就连魏征大人点了你几句,你就差点把人杀了。现在还在大牢之中。

这是你李世民的风格吗?这是一个皇帝走向昏庸的风格,别的我也不说什么了,现在我和你说的事情就是,如果你自己不清醒,那么你最后的结果就是众判亲离,因为我大唐的官员希望追随的是有道明君,就好比以前的你。

是能为我大唐开疆扩土,能让百姓安居乐业的皇帝,而不是一个沉迷后宫的皇帝,所以了说,皇上。您啊要是这次还不清醒过来,我大唐就真的危险了。”

听完程处瑞的话,李世民头上已经见了一层汗,他不怨那些大臣,因为那些大臣确实对大唐忠心,但如果自己荒淫无度,人家为什么要跟着你,李世民自恋的曾说过,这些人跟随自己是因为自己的人格魅力。

这话也没毛病,可是如果你的人格就剩下好女色,估计没有人喜欢跟这样的皇帝。相比起一个女人,哪怕是国色天香的女人,在李世民的心中也不足以抵上大唐江山万一。

只不过这些话别人不敢说,只有程处瑞敢说,因为一直以来敢正面刚李世民的,敢正面交锋李世民的,敢让李世民下不来台的,只有程处瑞。

房杜二人,包括大唐的一些重臣都来找来程处瑞,这些人对于李世民的改变是看在心里,确又无奈,一个魏征就已经是榜样了,现在这些人也不是愣头小伙子,他们也是有家有业的人,他们的想法就是继续看下去,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他们不得不为自己的家族着想。

“朕最近的变化真的那么大?这才多少日子,难道那些大臣们就对自己一点信心都没有吗?他们可都是跟着朕走南闯北的,他们对朕一点都不了解吗?”

“呵呵!皇上,人都是在变的,这么说吧,咱们平等一点说,你还是以前那个秦王吗?您还是那个和大唐一起吃饭打江山的秦王吗?你想想看,现在你和大家已经开始有距离感。

哪怕是你最亲近的长孙无忌都已经不敢和以往一般随便和你开玩笑,这是为何?这就是身份地位决定的。

如果你的那些大臣还如以往那样和你开着玩笑,你会觉得给他们脸了,他们仗着自己的功劳没大没小,你会觉得他们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他们一点都没拿你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其实在你一点点的试探他们的同时,这些人也在试探你!

你以为谁都和我一样,几年如一日的气你没商量!”最后一句话把李世民都说乐了,不过想想程处瑞所说,他并不是不懂这个道理,不过皇帝这种职业的人,他们一般要求别人都不太一样,怎么说呢……

他们基本上想用两种方法要求别人,自己做不到,但别人得做到,自己对不起大臣行,但大臣不能对不起自己。这就是皇帝。

对于程处瑞来说,这就是扯蛋,人家凭什么要这样对你呢?大家都是有血有肉的,大家都有一颗心,你放不到公平的地方,你想那些人为你效死力,不可能。不是有句话说的好,要想马儿跑,你还能不给马儿吃草啊!

“皇上,您当了皇帝,就要有当皇帝的心,也就是说,你要有这种感觉,你以后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不过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你比其它的皇帝都强,因为你有一个真心对你的,有一个你可以躲起来的港湾,现在你正一步步的摧毁那个港湾,至于我说的是哪个。你心中有数!

和你说这么多,不全是因为你要抢我的人,说实话索娅确实不错,是一个让人着魔的女人,就心志强如我。也差点着了道,可惜,大唐的战神不是白叫的,吐藩……我会让他们赔了夫人又折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