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陈媛姐说到这里,又接着说道:你也知道,我那里可是缺不了人,前一段时间,院子里的其他的丫头都调走了,去给夫人的院子里干活了,如今我的院子里就我一个,也空落落的,我想着还是秋风你让我放心,所以我就只能找你了。

秋风,你可不能推辞了我去-

秋风听了,忙道:小姐,你不要这样说,你这样说,我哪里敢当

那秋风你怎么打算的,是不是同意了。

陈媛姐听了,便问道。

秋风点了点头,道:小姐,我可以和你回去,只是小姐,我能不能和你提个请求

秋风你说,只要你说了,我都答应

陈媛姐高兴的答应着。

秋风便说道:小姐,你以后能不能对银姐好点呢,不管怎么样她都是你自己生下来的,我看着觉得可怜。

陈媛姐没有想到秋风提出了这么的一个请求,她虽然有些不能理解,内心虽然觉的自己对银姐并不好,但是也觉得很正常,一个丫头若是太娇气了,哪里能成,以后还怎么听话,长大了若是心大了,岂不是要无法无天的,若是她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情来,那个时候再管可就不好管了

陈媛姐虽然这样的想,但是仍然点头应道:

我答应你就是了。

秋风听了,便松了口气,然后也说道:如果小姐你答应了,那我也就答应了你。

陈媛姐听了,笑着说道:那可好,那可好,接着又对秋风道:秋风你现在跟着我回去吧,我那里可缺不了你

可是我-

秋风看了一眼放在水盆旁的衣裳,说道。

哦,你看我可真的是忙乱了,竟然没有注意到你水盆中的衣裳,这样吧,等秋风你将衣裳都洗完了,就去我那里去吧,我那里实在是缺人的很,秋风你可不要推辞了。

陈媛姐嘱咐道。

秋风点头应道

陈媛姐便笑着回道:那行了,我先去了,秋风你洗完衣裳就去吧-

陈媛姐又嘱咐道。

秋风又点头,道:那行,小姐你去吧。我一会就过去。秋风将陈媛姐送到门外,然后目送着陈媛姐离开,接着回到院子里来接着洗衣裳。

陈媛姐一路欢喜的从秋风处回来,然后一路回到自己的院子,刚到院子,便闻到一股子的难闻的喝醉酒的味道,陈媛姐来到内室,便看到吕庆哥在躺在内室的床上,地上还吐的满地都是

陈媛姐内心闪过一阵欣喜,只是瞬间便压了下去,来到吕庆哥的面前,叫道:

你又喝酒了,这是从哪里鬼混回来的。

吕庆哥看了陈媛姐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接着便翻了个身,又躺了过去了。

陈媛姐见了,便上前拉了吕庆哥一把,道:庆哥,你给我起来,你和我说,你是不是出去又和那个女人混在一起了。

什么女人,有什么女人-

吕庆哥有些不耐烦的道,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整日就知道胡说,吕庆哥说着,便往陈媛姐一推,往一旁去了。

陈媛姐听了,也不知道如何才好了,便只好道:

行行行,你说的对,那你说吧,你弄着地上这么的脏,又来给我找事情做,我累了大半日才将屋子弄干净的。

哎呀你不要烦我,让我再睡一会吧,你去收拾去,你们女人家不都是收拾这些的吗?

吕庆哥说完,便又拿着棉被盖在地上,不再理会陈媛姐了,陈媛姐见状便不再说什么,拿着扫帚来打扫,一边打扫一边嘴里嘀咕道:

老娘的命怎么这么不好,如今轮到替人打扫了,我当初还是个千金小姐呢,哪里受到过这种委屈,陈媛姐想到这里,便又道:

都是因为我嫁错了人,才闹到这种的地位,要是论到我嫁错了人的缘故,那可就要怨银姐了,若不是有银姐的话,我怎么可能嫁给庆哥,到如此闹得我进退不得

陈媛姐想到这里,越想越气,来到银姐的屋子,朝着正在睡的银姐开口大骂道:

都是你这个小丫头片子,让老娘成了这个样子,你欠的我多少都回报不了的,等你长大了你若是不孝顺,你看我让你好过的了-

银姐睡着正香呢,懵的听到陈媛姐的这个声音,吓得哇哇的哭了起来。

内室吕庆哥听到了声音,便喊道: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没什么-陈媛姐忙回道,银姐这个孩子就是爱哭,你不用管了,我这就哄哄她

真的是烦人-

吕庆哥听了,转身继续去睡

这边陈媛姐看着哭的厉害的银姐,怎么哄都哄不好,索性用手捂住了银姐的嘴,银姐的哭声立刻低了下去,陈媛姐见了,脸上露出一抹的微笑,道:

还是这招好使-

只是陈媛姐将手拿开之后,银姐便又哇哇的哭了起来,陈媛姐上手啪啪的拍了银姐两把掌,发怒道:

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个样子,真的是烦死个人了

小姐小姐,是不是银姐在哭,秋风的声音传来,然后迈着步子走了进来,然后看到果然是银姐在哭,便上前将银姐抱着了怀中,哄了起来。

陈媛姐见了,说道:你赶紧去看看她,我真的是让她闹得没有办法了。

小姐,银姐很好哄的,你多抱着她一会就是了-

秋风说着,抱着银姐左右摇动哄着,不一会银姐就睡着了。

这个死丫头,谁稀罕抱着她,陈媛姐道,我整日忙的很,这个死丫头还这么的矫情,我可是烦死她了。

银姐听了回道:

那小姐你就先去忙吧,我在这里看着银姐好了。

秋风将银姐小心的放在床上,陈媛姐看了,便对秋风说道:你也不要老看着银姐了,外面还有许多的活没有做呢,我看你还是做外面的活去吧

秋风听了回道:那好吧,小姐,我将银姐放好了就出去吧-

陈媛姐嗯了一声,便往外面走了出去,秋风这边将小被子给银姐盖在身上,然后见银姐笑脸的看着她,秋风便放心了,下床来到了外面来

陈媛姐见秋风出来,便对秋风说道:

秋风,这个院子扫一边吧-

知道了小姐,秋风听了点头,然后便扫起地来,陈媛姐坐在一旁,便对秋风说道:今日庆哥回来了,我本来还想着让平安替我出去找找呢,哎,只是醉的厉害,你也知道我就讨厌男人喝酒了,只是这庆哥怎么说也不听,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我一想到这里就头疼。

秋风一边干着活一边听着,知道陈媛姐是在和她抱怨,只是这种事情她也不好说什么,便只是点头嗯了一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