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永铸大明

第四百八十五章 尽力了

“砰!”的一声枪响,吓了今次郎一跳,罗斯人身上冒出一团血花,几滴鲜血溅到了他的身上。

“小子!今天大叔给你上一课,只有死掉的罗斯人,才是最好的罗斯人!”那日木的声音传来,抗着马枪一步步的靠近。

今次郎指着地上的罗斯人说道:“可是那日木大叔!他……,他已经投降了?”

“投降了?切……!你看看他手里拿的是啥?战场上最不能相信的,就是敌人的鬼话,所以要想活的长久。就不要给敌人任何机会!”那日木说着,瞥了罗斯人摸向腰间的手一眼。

那人的手里正抓着一把短枪,而且手指已经搭在了扳机上,随时都会抬手射杀今次郎。

今次郎被吓出一身的冷汗,虚心的向那日木鞠躬道:“那日木大叔!多谢你了,罗斯人太坏了,以后今次郎不会上当了!”

“好!今次郎你小子能得到教训,不枉我跟进来这一趟!”

那日木说着走了过来,看了眼倒在地下一动不动的扬克夫一眼,吹了个口哨,说道:“小今次郎!不错嘛!还是个大官,这下你了立功了!”

说着,那日木伸手抓向扬克夫拿枪的那只手。就在他的手握住那把短枪时,扬克夫猛然睁开了眼睛,另一只手飞快的刺向那日木的脖颈。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那日木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刺中了脖子,身子一僵,就瘫软下去。

扬克夫一击得手,脸上露出狞笑,大叫道:“愚蠢的东方人!你们都该死!你们死定……,不!你这该死的东方猪快松手……,啊……,不!”

扬克夫一切都算计到了,被一枪打在肚子上,尽管疼得他死去活来,但他还是咬牙挺住没有吭声。

他在赌来的只有一个人,他在赌那人会靠近自己。他赌对了,那人果然走了过来,还试图拿自己手上的枪。

就在手中枪被人抓住的瞬间,扬克夫抓住袖口中藏着的匕首,刺进来人的脖颈。

他已经算到了一切,杀掉来人,再举枪打死眼前的东方少年,就可以逃出生天。

计划也进行的不错,直到扬克夫试图举枪时,才惊讶的发现,被他刺中脖子的人。竟然没有松手,依旧死死的抓住短枪。

扬克夫惊怒交加,试了两下无果,挥动另一只手上的匕首,狠狠扎在来人的手腕上。

他必须争分夺秒,在那个东方少年反应过来之前开枪,否则一切都晚了!

匕首刺进来人的手腕,扬克夫依旧没有从对方的手中挣脱,相反却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坚毅的眼神。

“不!你这个东方猪,你已经死了!快松手!”扬克夫绝望的叫道,因为他看到了那个少年,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步枪。

“砰!”

一枪打在扬克夫额的手上,扬克夫手骨断裂,只剩下一丝皮肉还连在手腕上。

“你该死!”今次郎大叫着,又一枪打在扬克夫的肩头,让对方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

“啊……!还那日木大叔的命来!”今次郎喊叫着,发疯般冲向扬克夫,手中枪托雨点般砸在对方的脸上。

一下、两下……,直到砸的扬克夫脸上血肉模糊,再也没有了生息才停手,双膝一软跪在了那日木身旁。

今次郎脸上满是悔恨的泪水,颤抖着手去捂那日木脖子上的伤口。但任凭他怎么努力,也堵不住汩汩流出的鲜血。

“今次郎!咳咳……,不要哭!”

那日木嘴唇动了几下,吐出口血沫子,声音微弱的说道。

今次郎顿时来了精神,满是血污的手在脸上胡乱的一擦,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那日木大叔!我没哭,没哭!

你起来好不好?我都听你的,不当什么吏员了,就当兵!来你的手下当兵,你保护我一辈子好不好……?”

“呵呵……!傻孩子!净说傻话……咳咳!你娘是对的,还是当吏员好。要不是我家那小子不争气,我也让他去当吏员!

听大叔的……,回去就别来战场了,大叔骗你的,战场一点都不好玩。大叔也是个笨蛋,还怎么保护你?

答应大叔,别当兵了……!”那日木说着,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没了生息。

“大叔……!”

今次郎轻轻合上那日木的双眼,擦干脸上的泪水,对着尸体磕了个头,用只能自己听到的声音说道:“今次郎最后一次不听您的话,罗斯人不死绝,我绝不脱下这身军服!”

……

卡尔加索军营外,一队人马无精打采的走来。看到前方连绵的军营,一名军官靠近前方的老者,说道:“基里默克将军!咱们偷袭失败,就这么返回,会不会遭到责罚啊?”

基里默克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回答道:“能有什么办法?前几次行动已经打草惊蛇,咱们根本没有机会,留在东方人的地方,只能是送死!

你们放心吧!元帅若是怪罪,我一力承担,与你们并无干系!”

士兵们闻言一喜,随后又露出愁色。如今的东线军营中,元帅扬克夫喜怒无常,各个将军明哲保身,只有基里默克真心为他们着想。

要是基里默克因为此事受罚,以后还有谁会为他们说话?

带着愁色,一行人来到了军营前,还没有走进大营,所有人都愣住了。

军营中已经乱作一团,到处都是抢东西的乱兵,还有人已经打出了真火,举起火枪、刀剑对峙。

“砰!”

“你们在干什么?”基里默克纵马冲进军营,举枪向天空放了一枪喝道。

奔走的士兵停在了原地,正在对峙的士兵差点走火打起来,骂骂咧咧调转枪口,看到是基里默克时,垂下了步枪。

好半天才有一人说道:“基里默克大人!扬克夫元帅战死,五千人无一生还。

东方人正在集结大军,不时就会打过来。将军们都逃了,我们正在……,正在……哎!”

那人说不下去了,扔掉手中的武器,一屁股坐在地上叹息。

基里默克目光在士兵们身上扫过,没有人敢与他对视,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勇敢的士兵们!你们已经尽力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