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千秋谋士

第三百九十二章 不祥预感

陇军攻势凶猛,不过陈军占据霖利祁鲁二将强渡盐河死伤过万。河中中漂浮着无数尸体,血液将盐河染成了红色。

但陇军并没有后退一步,前仆后继目标便是岸上的陈军大营。此时的陇军已有爬上岸者,但被陈军砍杀,只是陇军太多了,陈军兵力不足前面上岸的士兵不多,他们可以砍死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士兵上岸便显有些不敌了。

而韩玄依旧在用床弩掩护着他们。

现在陇军之中有三架床弩,三架同发一共九支出弩巨箭,一齐发射将陈国盾牌击穿,巨大的力量将士兵震开。

陈炽见此更是大惊,这又是什么弓箭?竟有如此力量?又见越来越多的陇国士兵上岸陈炽心中隐隐不安。

命士兵与陇军厮杀,一时盐河岸上喊杀震。

“大将军,陇军上岸了,先撤回籍城罢!”

陈炽不语,过了一阵,喊道:“田将军。”

“末将在!”

“你领一支人马断后。”

“遵命!”

没有办法呀!陇军攻势凶猛,死伤过万却丝毫没有胆怯,陈军死伤虽少但兵力不足。又见陇军团结一致、无所畏惧心里害怕,不敢与之拼命。

兵法云:若法令不阴,赏罚不信,金之不止,鼓之不进,虽有百万,何益于用?所谓治者,居则有礼,动则有威,进不可当,退不可追,前却有节,左右应摩,虽绝成陈,虽散成校

与之安,与之危,其众可合而不可离,可用而不可疲,投之所往,下莫当,名曰父子之兵。

意思是:如果法令不严明,赏罚无信用,鸣金不停止,擂鼓不前进,虽有百万之众,又有什么用处?所谓治理好,就是平时守礼法,战时有威势,前进时锐不可挡,后退时速不可追,前进后退有节制,左右移动听指挥,虽被隔断仍能保持各自的阵形,虽被冲散仍能恢复行粒

上下之间同安乐、共患难,这种军队,能团结一致而不会离散,能连续作战而不会疲惫,无论用它指向哪里,谁也不能阻挡。这叫父子兵。

而陇军便是这样一支父子之兵。

这是因为张如平时对他们的教导、训练、以及推心置腹所带来的结果。久而久之,士兵便就团结了。

用兵之道兵是其一,谋是其二。一支团结一致的军队即便是中列人之计亦可反败为胜,即便不能反败为胜也可使敌重伤。

罢!陈炽便命令士兵向籍城撤退,命田喜断后。见陈炽要退回城中韩玄大喜,拿下盐河在取籍城便容易许多。

田喜与拔剑砍杀岸上陇军,一连砍死七八个陇军。这个时候鲁嶙恰好上岸,见此大怒,亦抽出腰剑宝剑向田喜冲去。

见陇将向他杀来田喜大惊,以剑抵挡,听得当!的一声双剑相接,这田喜竟不弱鲁嶙,硬生生接下了鲁嶙这一剑。

不过陇军越来越多,田喜知道如此下去必定为陇军所困,便摆脱鲁嶙。砍死身前陇军,大喊一声:“撤!”

一声令下,士兵纷纷而逃。

韩玄未命士兵追击,而是一边打扫战场一边命士兵搭建木桥,使大军过河。

另一边攻打吉源的孟标无功而返。

本以为吉源县空虚的孟标全力攻打,未想城中守军皆在,攻城未下反而折了四百余人。

另一边的曹猛亦是如此,攻打北县未下,便顺原路返回。

待攻打的陇军退去之后两县县令派人去报了陈炽。

却凌胜意图与陈炽合围张如,未想张如不撤而进派骑兵来拦他,见张如派骑兵来拦凌胜未赶轻进。

“将军,张如派骑兵拦我大军如此为之奈何?”

凌胜思考一阵,道:“张如现在已无计可施便派骑兵来拖住我军,诸位将军不必惧怕。待明日我等引兵杀过去,前军盾牌兵配合长枪,待陇国骑兵冲来便将其刺死。”

众将皆是点头。

次日,凌胜引大军前进,果不其然宝拉楚引骑兵冲杀过来,陈军虽用盾牌与长枪配合但还是被陇国骑兵给击散。顷刻之间陈军便大乱,凌胜稳住大军,缓缓后撤,而宝拉楚也未追杀。

一战大败凌胜便又生一计,正面与陇国骑兵交战暗中派出一队人马意图绕过陇国骑兵,不料被陇国巡查骑兵发现,又是一败。

一计未成凌胜又生一计,但还是被宝拉楚给击败。一时凌胜也不敢再与陇国骑兵交战。

骑兵分为轻骑兵和重甲骑兵两种,轻骑兵基本上用于骚扰。而重甲骑兵则具有非常全面的防御优势,并且不影响作战。

张如给宝拉楚的这三万骑兵便是重甲骑兵,主防御。

骑兵克制步兵这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重甲骑兵组成的战阵便是数倍的步兵也无可奈何。

凌胜想引数万步兵过去是非常难的,首先一点他的步兵虽多但是战斗力比不上陇国骑兵。而且陇国骑兵还是重甲骑,能打能防。

而籍城的陈炽还在等待着他领着大军杀了,生擒张如呢!

……

攻下盐河之后韩玄便派人禀告张如,张如闻言大喜。随即下令命韩玄趁夜攻打籍城。

韩玄领了命便命士兵向籍城压进,至城下韩玄又劝陈炽,陈炽不予理会,以箭射韩玄,因距离太远未中韩玄。

陈炽虽未回答但这一箭便表明了他的态度,告诉韩玄有本事就攻城,没本事就少哔哔!

一声令下,韩玄命大军攻打籍城。此时的陈炽看起来镇定自若但心中很是担心,按凌胜这个时候应差不多到了呀!难道凌胜不敌陇国骑兵?

想到这里陈炽眉头皱了起来,本以为他这一条奇袭之计可使陇国元气大伤,未想张如竟没有撤军,反而是反其道而校

这一点陈炽确实没有想到,这是他的失策。

“来人!”

“在!”

“你速去三昌关告知张豪命他引军支援籍城。”

“遵命!”

士兵去后看着疯狂攻打籍城的陇军陈炽出现了一丝不祥的预福这种预感是他之前没有出现过的。

本章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