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喜事(七)

于大壮去医院看唐文骥的时候,于家村那些人正在旅行社的组织下陆续前往机场,准备回国。

归程是早就安排好的,机票也早就订好,行程没有变。

只不过,回去的人比来时少了很多。

有些重伤人员,还在这边医院接受治疗,家属陪同。

有些失踪的人,还没有打捞上来,可能已经永远的沉入了海底。从于休休了解的情况看,A国声称还会继续打捞营救,实际上已经从精神上判定了他们死亡,基本放弃了打捞,他们也不愿意承担高昂的打捞成本。

而有些人,高高兴兴地来,回去的时候,已经变成了一盒骨灰。

于休休手上有一份名单。

是旅行社的小姐姐传给她的。

失踪人员,重伤人员、死亡人员,全有标注。

旅行社小姐姐在庆幸那天没有随船出海后,又向于休休要了一笔额外的精神补偿款。于三叔父子,张阿姨,于二伯,有好几个都没有亲人在这边,家属也不愿意亲自过来取骨灰,他们只能拜托旅行社带回去。

于休休掏了这个钱。

下午,于大壮从医院回来听说,就给她报销了。

“爸爸来承担。”

在于家村,于大壮一直是掏钱的暴发户,为大家办事早已习惯。

于三叔于二伯张阿姨这些人,虽然有他们的不好,在他们家落魄的时候也和其他人一样,没少在背地里说他们的坏话……可是,于大壮不愿忘本。

他不能忘记他是于家村的孤儿。

在他吃不上饭的那些年,很多人施舍过他。

“爸爸是吃百家饭长大的于家村农民啊!”

他轻描淡写地笑着,拍拍女儿的肩膀,语气平静带笑。

可是,于休休看着这样的父亲,鼻子有点酸。

“爸爸。等这件事情结束,你和妈妈复婚,好不好?”

“嘿?”于大壮挑高眉,“你这姑娘,这是在安排你老子的婚事了?”

“不是安排,是请求。”于休休低下眉头,“一家人就要在一起,开开心心。”

“成。”

于大壮爽快地答应着,哈哈大笑。

“就怕你妈不愿。”

“你老于哄媳妇儿不是最有办法吗?”

于大壮笑着看她一眼,嘴上没说,心里却是感叹。

苗芮这人什么事都好商量,哪怕他把大禹玩死了,破产了,或者他瘸了,残了,苗芮都能原谅他……

唯独这事,她轴。

……

沉船事故在A国小岛上,以及国内国外的媒体上有诸多报道。一石激起千层浪,阴谋论者不计其数,有些脑洞让人敢看不敢想也不敢说。盛天总裁在A国被羁绊,噱头极大,所有媒体都嗅到了流量和金钱的味道,在舆论的喧嚣中拼了命地抢占第一手资料。

于是,于家村那些人突然受到了关注。

一个个都成了网民,随便拍点什么发到网络平台,都能引来无数人观看,这种空间的“重要性”和“地位提升”,让很多人都飘了。

一夜之间,于家村仿佛人人都成了网红。

“我妈说我爸说……”

“我二姨妈的哥哥是于家村人,他说……”

“我小舅舅的小姨妹有个姐嫁到于家村的,她说……”

“我在于家村水库玩过,认识好多小伙伴儿,我记得小时候,听村里老人说……”

你说,我说,她说,他说,大家都在说。

一个话题因为有了谈资而引起轰动,一些人因此得到了利益,议论范围就开始不断扩大。

那些讨论霍仲南、于休休、唐绪宁的人,开始延伸舆论,扒皮他们的家世和背景。于是,事情从沉船发展到三个人的艳情逸事,一直讨论到唐家、于家、霍家三家的家族恩仇。

有些事原本是秘密,但知道的人多了,就成了公识。

于家村那个群就像是消息发散的源头,什么事都能往外传,很快,三家上一代,下一代的故事被传了无数的版本,说起“于休休”三个字,还能带出她以前的若干逸事。

“一个得到了客户遗产的设计师。”

“一个和盛天总裁组最美CP的灰姑娘。”

“一个乐此不疲的啃老啃得嗷嗷脆却突然被大馅饼砸中了脑袋的幸运儿。”

网络疯传。

于休休一度以为自己已经登顶流量王者,成为了超级网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苗芮看到舆论,气得咬牙切盼,于休休总是安慰她。

“这是好事,我火了呀。人气懂不懂?要是咱家哪天破产了,你女儿还能开个直播赚钱……”

“呸,你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嘿嘿。”

于大壮只知老婆轴,不知道女儿是轴的二次方。

特殊时期,他不让于休休到处乱跑,可她天不亮就出了宾馆,去了那个义工机构。

打发时间,又能闻到空气里最真实的信息味儿,于休休很乐意干这件事。她换了衣服,,一如往常地走进去,远远地就看到上次向她报料的那个老顾问。

“阿贝老师。”

于休休上去招呼他。

半生不熟的英语,配上这张脸,也很可爱。

“你为什么在这儿?我正准备等会儿来看你呢?”

“找你。”老顾问年纪不小了,满脸皱纹,眼睛深邃有神,看上去有点凶,但是看到于休休的时候,他一笑,就显得十分和蔼可亲了。

大概这就是于休休的特殊能力吧。

她身上有一种力量,总能让人感觉到开心,轻松。

“恭喜你啊,小鱼儿。”老顾问笑眯眯地迎上来,一头金发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似乎在向于休休展露笑容。

呵?

老头第一次对她这么热情。

于休休诧异,“老师,我没买彩票。哪来的喜事?”

老顾问呵呵地笑:“你那郎君有救了。”

郎君这个词不知道老顾问哪里学的,于休休保证自己没有教过他。

“来。跟我来。”

老顾问朝她招手。于休休一头雾水地跟着他去到一个安静的休息室,老顾问神神秘秘地把手机里的电子档案发给她看。

这是他的前下属刚发过来的。

事发当天,除了旅客死亡,有些工作人员和船员也死于非命了。一开始,船员们的尸体被打捞上来,大家都默认为事故,草草检验一下死亡原因就殓了尸。但是老顾问建议他们,不仅活着的船员要好好审问,死去的更不能落下。尤其像轮机组机械师这种掌握着安全命脉的技术人员,不仅要查他,连同他的家人,社会关系,全部要查清楚。

根据老顾问的建议,警员找到了一个破案的关键线索。

机械师死亡原因是溺水,没有问题,但是他留下了一个非自然死亡的证据。

他很聪明,大概是怕被人灭口,偷偷拍了个视频,发送到自己的邮箱。视频里,不仅有他动游轮设备的记录,还有一个人的照片,备注名字为“看他暗号行事”。

“谁?那个人是谁?”

于休休激动起来,差点没去抓老顾问的胳膊。

“呵呵呵呵。”老顾问爽朗的笑,“。”

于休休愣在当场。

空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

老顾问有些莫名,“你不开心?你的郎君洗清嫌疑了。”

于休休总觉得哪里不对。

是因为案子破得来得太容易么?她理不清。

“谢谢你,阿贝老师。”

“该我谢你。”老顾问眯起满是皱纹的双眼,和善的看着她,“是你给我的提醒。”

“我?”

“是,你。”老顾问笑眯眯地说:“是你提醒我,你的郎君是个什么样的人。也是你告诉我,看上去是好人的,不一定就好。看上去是坏人的,不一定就坏。无耻的人哪怕在微笑,也是无耻的。”

“???”

这话她说的。

可能是从谢米乐那里听来的哲人理论吧。

老顾问把手机递给她,让她用中文给他打出来留存,于休休有些害羞,脸都臊红了,又有点激动。

匆匆打好字,她将手机还给老顾问。

“老师,我今天怕是不能陪你学中文了。”

“去哪里?”

“……有事。”

于休休笑靥如花,背起包,跑得飞快。

老顾问在背后喊。

“我还没有说完呢。你那个郎君他……”

于休休已经没了影儿。

他低着声音,叹口气。

“骗你的。”

……

------题外话------

应该还有更……

谢谢fans姐的斗篷,也谢谢所有打赏的姐妹。

么么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