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怒

杜芙皱了皱眉,随即埋怨婉仪:“要你多管什么闲事?让那费诗莉像上辈子一样,嫁不出去不好吗?”

上辈子,费诗莉自从伤了手后,在婚姻大事上,一直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生生拖成了老姑娘,直到杜芙死时,她也没能嫁出去。

当年,费二夫人还跟定安侯府闹了好几场,想让定安侯府负责。

可秦世子夫人,宁愿撕破了脸面面,别说是个嫡长孙媳妇,就是个妾室的位置,都不给费诗莉留。

原因无他,长子秦明昊根本就看不中费诗莉。

偏偏秦世子夫人,最不愿委屈的,就是这个从小懂事又孝顺的长子。

当然,这些杜芙是不会告诉婉仪的。

见问不出前世关于费诗莉的事情来,婉仪只好换了个问题:“那陈首辅家的,又是个什么私密事情?”

杜芙友谊的小船翻了又翻,她再次不耐烦地瞪了婉仪一眼:“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婉仪把头一扭,不再搭理她。

杜芙又觉得过意不去,只好耐着性子跟她服软,随即告诉了她,陈首辅家的事情。

还说直到陈首辅家被此事,连累得丢了官,他们家这才因祸得福,还了一个清白。可是那些流言在人们心里,木已成舟。他们不但因为此事丢官弃爵,而且声名狼藉。京城里自然也没有了他们,立足的地方。

婉仪听得不禁,暗暗叹息了一回。

两人刚回到伯府,老夫人已经打发人过来请了。

于是两人回来简单洗漱一番后,就又来到了松鹤堂里。

彼时松鹤堂里三房人马,全部在此,连封氏也来了,个个皆面色凝重。

原来,早有跟去的婆子,将在定安侯府的事情,告诉了老夫人。

一听说婉仪得罪了南音侯府,老夫人就急得不得了。

原地转了几圈后,她就命人召集三房主母到此,一时口误中就把封氏也叫来了。

老夫人的心情本就糟糕,见到封氏只更加令她不爽,再见到婉仪,只觉得愈发地目龇欲裂,直接就沉声让她跪下。

婉仪没动,只是道:“祖母,婉仪刚从定安侯府回来,不知又是什么惹恼了祖母?”

老夫人没有跟她绕弯子,指着她直接开门见山:“你!你说你为何,顶撞南音侯府二夫人?”

“因为人家嘲笑我母亲,哦不,是我生母。“婉仪越说越委屈:”祖母!她还无视您和母亲,婉仪气不过,这才回了一句嘛!”

“人家是堂堂侯府二夫人,说你一个小孩子几句怎么啦?明明一桩好事,却被你办成了坏事!”

要是眼睛能杀人,老夫人的眼神只怕已经将婉仪,千刀万剐了无数遍。

婉仪眨了眨眼睛:“祖母,人家无视您在高堂,也间接笑话我堂堂伯府伯夫人,对于继子女来说,只是摆设而已!祖母,您说这样的人,不可恶吗?”

“这个费二夫人确实可恶!”不待老夫人说话,一旁的袁氏已经义愤填膺起来:

“母亲,我觉得仪姐儿没有错!这个费二夫人委实太不像话了,就算撇去儿媳不说。祖母教养孙女,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怎么到了她那里,却是不应该的?何况您不但是世袭的伯夫人,而且还是仪姐儿的亲祖母呢!费二夫人此言,真是欺人太甚了!”

老夫人秉性如何?与她无关。她是自认做到了一个继母的责任,可让一个侯府里的二夫人,在众贵女面前打她的脸,她只觉得羞恼不已:

这南音侯府二夫人的家教,委实令人不敢恭维。

听到袁氏如此说,老夫人默了默,慢慢地冷静了下来:“这事咱们就不说了!仪姐儿,祖母提醒你一句,温氏如今是下堂妇人,以后你还是不要和她扯上关系为好。”

“祖母,不管我生母做错了什么,毕竟她对婉仪有养育之恩。俗话说百善孝为先。为人子女,孝敬父母是本分。婉仪可不想做那无情无义、不忠不孝的逆女!”婉仪说得义正言辞。

“你!”老夫人火气又噌噌冒了上来。

她顺手拿起手边的茶杯,准备扔过去的时候,突然想起那天神狱里的事情。

本来她还以为是做梦,可是醒来后,看见自己在神狱里时,自己掐自己留下来的青紫,又听说婉仪莫名其妙地就生了一场病。这事就由不得她不信。

再说今天这事原本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是不是自己把她福气借了,是以这才把这场好事变成坏事的?

想到此,她又把茶杯放回了原处,只是警告她:“以后不准你跟温家人,有什么牵扯?也不许传出温氏是你母亲的话来!”

“为什么?温氏是我生母,这是流淌在血液里证据,为什么不能说出来?”

“怎么?温氏那个犯了七出之条的下堂妇,哪点儿配得上,我伯府嫡姑娘的母亲这个称谓?你要还是伯府嫡姑娘,就该明白鲜廉寡耻!早跟这种人划清界限才是!”老夫人忍得自己心肝肺疼,可还是耐下了性子。

婉仪不悦地撇嘴:“祖母,我不想与祖母讨论,我生母品性的问题。我只想说,生母是真心待我,即使祖母把我逐出伯府,我也要承认温氏真的是我生母。”

再说自从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还没有哪个人如同温氏一般,真正把她,或者是杜二姑娘放在心上的?虽然她力不从心,但是比起伯府里的人来说,已经是做得很好了。

“啪!”老夫人终于忍不住,一个茶杯就在婉仪脚边破碎。茶水茶渍溅到了婉仪的绣花鞋上,也打湿了裙边。

婉仪往旁边让了让,随即抿了抿嘴,看向老夫人。

一旁的杜芙忙打圆场:“祖母,您消消气!二妹本来今天心情不好,您这个时候,就不要责备她了。”

她又望向婉仪:“二妹,看你把祖母气的?还不快向祖母赔礼道歉。”

婉仪没搭理她,只是忽闪了闪眼睫毛,随即微微福了福身:“祖母,我下去换衣服去了。”

不待老夫人答话,她又冲着袁氏三妯娌福了福身,随即挺直腰背转身从容离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