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炸!

太原武宿机场,12架b17轰炸机、10运12炮艇机、12架强五,顺着两条跑道陆续起飞,在空中组成一个巨大的编队,径直向吕梁山区飞去。

高志远驾驶一架b17飞在编队的最前列,不要惊讶高志远怎么飞轰炸机了,这是他自己要求的,其实不光是他。这12架b17的飞行员有一半儿都是和高志远一样从美国回来的飞行员。,虽然他们是美籍华人,但也正因为此,他们对同胞的感情也更加浓厚。听说近万晋东百姓惨死于日军的屠刀之下。这帮小子立刻就坐不住了。集体打电话给老总说尽了好话才得以参加了这次任务。

高志远双眼通红的对着通讯器叫道:“全体都有,都给我挺好了,这次任务是复仇之战,那帮王八蛋用残忍的手段杀害了我们近万同胞,那咱们就让他们也好好感受下地狱是什么滋味!”

所有飞行员都红着眼睛吼道:“明白!”

编队很快到达晋中,然后分成三队,向三股日军飞出,高志远带着3架b17、两架炮艇机、4架强五,径直飞向中路的日军,靠近之后,都不用地面引导,高志远很轻松的就发现了鬼子的踪迹——他们身后腾起了一串浓烟,这么明显的标志,就跟天空中多出了一个太阳一样,像装看不见都很难。

不过这样的情况却更让高志远和一种飞行员们怒火中烧,所有人都知道那道道浓烟代表什么。

“fk!”高志远一着急,连英语国骂都出来了,他等着血红的眼睛叫道:“轰炸机进场,强五警戒,发现敌方防空火力立刻解决,运十二等轰炸机完成两轮后,你们进去洗地,记住,这次是报仇之战,?一定要尽可能多少小鬼子!”

“放心吧!团长,这帮狗娘养今天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电台中传来了一声回复,仅从语气上就能听出,他们的心也在滴血!

旋即众人领命形势,以高志远为首的4架轰炸机,组成菱形编队,向日军飞了过去。

日军早就听见天空中那巨大的轰鸣声了,清水规矩挥舞着指挥刀火急火燎的大喊道:“所有人立刻散开,防空炮竖起,准备对敌军轰炸机拦击!”

虽然在红色空军出现之后,华北日军各师团都紧急增加了一些防空火炮,但基本都是一些像大正十一式、98式20毫米高射炮,这种射速又慢、口径又小的老旧野战防空火炮,如果是对付国军装备的p40,可能还会有些效果,但对于可以在高空投弹又皮糙血厚的b17来说,这俩种小玩意,就是秃子手里的木梳——摆设!

清水规矩自然是清楚这点的,但装备就摆在那里,他也没办法,只能要求部队尽量散的开一些,奢求八路军轰炸机扔下的航弹威力小一些,好让自己部队的伤亡少一些!

但现实不是靠个人意志就能改变的,四架机身上喷涂着五角星图案的巨鹰快速临空。地面上出现了数道火光——4门大正十一式75毫米高射炮和6门98式20毫米高射炮猛烈开火。

看着下面拿到稀疏到都可能转过坦克的火网,高志远等人差点没被气笑了,一名从美国回来的飞行员说道:“用这种程度的火力网就想拦截b17?小鬼子是脑子有问题,还是瞧不起我们?”

一名八路军自己培养出来的飞行员说道:“自从开战之初,国军空军几乎损失殆尽之后,小鬼子就没遇到过什么像样的空袭,这防空火网已经算不错了,之前他们作战几乎都不带防空炮的!”

高志远冷冷一笑:“那咱们就用实际行动让小鬼子清楚的认识到,那种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以后不带防空炮火尽量少出门!'此时,编队已经进入投弹位置,都不同飞行员吩咐,机舱中的投弹手便开启底部仓口,然后将手里的按钮一按到底,一排排200公斤级航弹自从挂架上脱落,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向地面砸去!

顷刻之间,天空中就出现了四排密密麻麻的小黑点,随着那些小黑点越来越大,并最终落到地面,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便随即响起,于此同时,烈焰腾空而起,以落点为中心的方圆三百米的范围瞬间就被高达十几米的橙色焰团所笼罩。

身处其中的日军,在火光一闪之间,就被炽热的烈焰所点燃,变成了一个个人形火炬,日军士兵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疯狂乱窜、满地打滚,想要扑灭身上的火苗,但有黏着特内的燃烧剂那是这么容易就能被扑灭的,炽热的火苗带着滋滋的响声不断向内燃烧,皮肤、肌肉一直烧到骨头,直指把整个人都烧成一块焦炭。

除了焰团中的日军外,也有许多士兵的衣服被不断飞溅的燃烧剂点燃,他们本想迅速脱下衣服,但是已经晚了,带着蓝光的炽热火苗在粘到身上的一瞬间,就烧穿了棉衣,沾到了皮肤上,然后不断向四周和内部烧去,除非能够及时砍断或剜掉着火的肢体和皮肤,否则,他们的下场最终也只能变成一块漆黑的焦炭……

战场上到处都弥漫着烤肉的响起,各种凄惨的叫飘荡在整片天空……

“八路军空军竟然使用燃烧弹!这帮混蛋!他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啊!”清水规矩中将看着自己的部队瞬间就被无数焰团所笼罩,大批日军士兵在烈焰中折腾、翻滚。立刻就大嘴大骂了起来!

能让命令部队屠杀近万手无寸铁百姓的刽子手,主动提到人性二字,足见八路军的凝固汽油的威力有多大。

四架b17沿着日军队列疯狂倾泻着腹中的航弹,飞到队尾后,立刻盘旋转向,接着又顺着原路重新撒了一遍。

在这期间,盘旋在周围的四架强五也展开行动,一个俯冲就用火箭弹将那几门高射炮连带炮兵都给干掉了——虽然它们并没有发挥出什么作用,然在那放着也碍眼不是!

经过b17的轰炸之后,地面上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总计近8吨的凝固汽油弹日军造成了一前多人的伤亡,其他日军被汽油弹的巨大威力吓破了胆,想受惊的兔子般,四散而逃。

八路军飞行员哪能让他们跑了!

两架运十二迅速进场,挑着日军密集的区域就一前一后的飞了过去,,机翼下的四座90毫米火箭巢同时向后喷出浓郁的烟雾,接着火光一闪,火箭弹以8枚为一个批次的射向地面,瞬间之后,宽达数百米的攻击扇面腾起,大团大团的火团把拔地而起,每个火团中都夹杂着大量的残肢碎肉。

两架飞机打完火箭弹后,该直飞为盘盘旋,机舱内的23毫米级机关炮、六管旋转机枪那黑洞洞的枪口顺着射击舱口探出,随即,便发出声疯狂到极点的咆哮,地面上顷刻之间便被火幕般的弹雨所覆盖,数道由密集子弹组成的夺目火蛇,探着噬人的信子就一头扎向了地面,所带之处,血雾腾起、断指断臂乱飞,凡是被火蛇添到的日军士兵,不是被扫成筛子,就是被打的四分五裂,可谓是粘上就死,碰到就亡。

两架炮艇机不停盘旋、飞行,左右开工的向地面倾泻着弹雨,大片、大片的日军士兵如草芥一般本成片扫倒。

这帮昨天还威风八面的小鬼子,现在已经彻底被吓破了胆子,也难怪,在华北平原上扫荡土八路和民兵的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凶猛的空中打击啊。一些年纪较小的日军士兵,被周围不断腾起的爆炸焰和断肢断壁直接吓的浑身发软,扔掉手中的武器。抱着头仅仅的趴在地上,不但动弹。可是子弹不会因此就放过他们,几道火蛇扫来,他们的身体瞬间也变成了碎肉。

不过这样的只是极少数,更多的日军士兵向受惊的兔子,尖叫着疯狂乱窜。以求能够逃过那俩架空中死神的攻击。但正所谓机关炮前无官阶、六管机枪下不分老幼,不管跑到哪、跑多快,在居高临下的子弹面前,都没有任何区别!

4架强五也用火箭弹和机炮对逃向其他方向的日军进行了轰击。

在几名卫兵的护卫下,躲在一颗大树后面的清水规矩中将,听着周围不断响起的剧烈爆炸声,看着漫天乱飞的碎肉,满脸惊恐,他虽然知道八路军的实力暴涨,但却做梦也想不到,竟然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竟然在没有主力部队配合的情况下,只用了几架飞机,就将他的部队打的如此凄惨,如果时光能够倒回到四天前,清水规矩肯定拼着抗命也不会接这份差事的——这他娘的哪是吸引八路军主力回援啊,这完全就是主动过来送人头的嘛!

可惜啊,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这种事,也不会出现时光倒流,所以清水规矩中将只能一边像狗熊一样,将他那肥硕的身体仅仅贴在面前的大树上,一边在心里祈祷,自己千万不要被那些空中杀手发现,或是被密集的弹雨扫倒。

天空中,两架炮艇机和4架强五还在不断盘旋、往来穿梭,对大股的日军倾泻着子弹和炮弹。这场攻击或者说,单发面的屠杀,持续了整整二十分钟,直到将所有弹药打光之后,两架炮艇机、4架强击机才与高空中的轰炸机汇合,然后晃动翅膀返航。

在它们身后,留下了一片地狱般的景象,八吨凝固汽油弹、上百枚火箭弹、数千发机炮炮弹和整整10万发机枪子弹将这块数平方公里的区域变成了一片焦土,石头、土地、树木上到处都是尚未熄灭的火苗,满地都是日军尸体,但没有一具能看清本来面目的,不是变成了漆黑的焦炭,就是成了一块块的碎肉。整片区域中都弥漫着烤肉味和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后的奇怪气味,令人作呕。

等那些飞机走远之后,幸存的日军士兵才从慢慢的从地上爬起,但周围的情景和空气中的气味,却又让他们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了起来。

清水规矩也从躲避处走了出来,看着这份景象也是一阵的反胃,随即他便让人去收拢部队,半个小时之后,溃散的日军都回来了,经过清点,发现少了近千多人,也就是说,他们这一个多联队的兵力,被几架飞机就给打残了。

事实上,损失惨重的步兵只有他们,其他两路日军,也遭到了炮艇机、b17、强五的联合屠杀,先用凝固汽油弹对集结在一切日军阵线进行大规模轰炸,然后用炮艇机洗地,同火箭弹、机炮。楼管旋转机枪对溃散日军进行“割麦子”式打击,强五在一边溜缝,如此配合,堪称完美,至于威力嘛……战后,据日军统计,这场轰炸,共计给出击部队造成了2500人的伤亡。

也就是说34架飞机,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干掉了2500名鬼子,比两个师狂攻三天的效率都高,虽说这和日军措不及防、没有有效防控武器有很大关系,但也可以从中看出炮艇机、新式航弹的威力。毕竟这武器装备等级压制可不是说说而已。

这次空袭,仅仅是个开始,之后,红色空军的炮艇机、轰炸机就往来不停的对三支日军部队进行狂轰乱炸,因为有拿着通话器的民兵作为地面引导,所以不管这帮他们躲到那里,空军的轰炸机都能准确无误的将炸弹扔到他们的头上。

而且,因为强五和炮艇机上都装了夜视雷达,所以这种打击是昼夜不间断的,虽然这两种飞机在对地打击能力上,不如b17,但没关系,只要能让日军疲于奔命,无法祸害百姓就可以了。

经过一天一夜的打击,这些日军士兵无论从身体上还是从心灵上都受到了摧残,士气随之大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