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感谢,感恩

第622章

“不只是从味道上入手,色泽也有差别吗?”孟思妍不服气地道。

“色泽的差别倒不大,”曹正轩道,“首先是我一进屋餐桌上就摆着五道菜,这就排除了两道,后面端上桌的白菜肯定不是思妍烧的。”

“就等于五道菜你猜两道菜,猜中的概率明显提升。”林子慧道。

“是。其次是思妍的喜好给了我提示。我记得上次秋游中午用餐,思妍特备喜欢吃酸辣土豆丝。一个人喜欢吃什么菜,往往就很想烧好这道菜。”

“你这话很中肯。猪肚包鸡,是子慧怀上思妍时最喜欢吃的,我们就想法子学烧这道菜。”孟光明道。

“真是这样吗,妈?”孟思妍问道。

“是这样啊。”林子慧柔情道,“主要原因还在于当时没有几家饭店会烧这道菜,会烧的几家饭店烧的猪肚包鸡又不是很理想,我和你爸才想着自己动手。”

“现在这种烧法已经是多次改良的结果了。”孟光明补充道。

“嗯嗯,看来我会烧菜是有遗传基因的。”

“我再来说说菜的味道,”曹正轩道,“从菜的味道上讲,有两个特点对我的推断很有帮助。思妍喜欢吃甜食,不喜欢吃过辣的东西,因而这两个特点也体现在所烧的菜上,糖醋带鱼偏甜,酸辣土豆丝,酸味够了,但辣味不够。这就是我的分析。”

“小曹老师,我服你。我这两个爱好你也知道?由不得我要输。我之前还量死你猜不出来呢。”孟思妍对曹正轩佩服得五体投地。

孟光明和林子慧对视一眼。

“那你们的赌注是什么?”林子慧好奇地问道。

孟思妍将赌注做了说明。

“那思妍是要在下学期的开心一课做表演喽。”孟光明道,“你愿意上啦?老爸平时鼓励你多参加班级活动,你可是很反对的。”

“不愿意上也没办法,愿赌服输。”孟思妍道。“我本来打算小曹老师猜不中,罚小曹老师多喝一杯酒的。”

“这个任务交给老爸老妈。今天怎么都要让你的小曹老师开心。”孟光明拿起酒瓶给曹正轩添酒。

曹正轩并不推让。当然也不会像一般酒宴上那样,非得大家统一喝干了才让加酒。

三个人边喝边聊,有说不完的话题。这个晚上林子慧的心情特别好,一杯喝干后,主动提出喝第二杯。孟光明也不反对,因为孟光明的心情似乎更好。

孟思妍自不会陪大家太久,她设定的环节完成后,她就吃饭,然后进了卧室。结束前还不忘给每个人添满了茶。

“正轩,思妍进了房间,有些话我就好说了,”孟光明就势抓住曹正轩的手腕道,“前面你林姐说一辈子感谢你,感恩于你,真的是我们的肺腑之言,一点都不掺假的。”

“孟书记,你们这么说,我怎么能承受得起?我只是尽了老师的责任而已。”曹正轩道。

“思妍以前的所有老师也都尽了老师的责任啊,为什么思妍没有改变?反而患上了轻度抑郁症?”孟光明自饮一口酒道,“所以,这完全是不同的概念。”

“是正轩你教育孩子太有艺术性了。”林子慧道,“半年下来,思妍有这么大的变化,我真的做梦都不敢相信。要知道,思妍的成长一直是我的诟病啊。”

“是啊。我们夫妻俩,若说在仕-途上,虽说没有太大的成就,但和一般人比,算是比较幸运的了。我们俩四十出头,一个县委书记,一个检察长。”孟光明道,“可只要谈到小孩的发展,想到思妍的思想状态,我们就很有失败感,也很有愧疚感。”

“这甚至影响到了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林子慧眼睛红了,不知道是喝酒的缘故还是心情酸楚的缘故,“光明跟我说了,我们家庭情况光明对你没有做任何隐瞒。”

曹正轩点头,“这是给思妍做心理辅导的需要。也感谢孟书记非常信任我。”

“所以你应该清楚一点,你不仅改变了我们的女儿的命运,还改变了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我和光明夫妻之间的感情这么多年是名存实亡。如果不是我们的身份,我们早就离婚了。”

“这一点孟书记也和我提起过。”曹正轩道,“所以今天接到孟书记的电话,在电话里说话的是您,我非常纳闷。不过我马上就猜出这里头的微妙关系了。所以打心里头替你们感到高兴,更为思妍感到高兴。”

“为什么说更为思妍感到高兴?”林子慧问道。

“有两个原因。一是思妍的心理上的病,在某种情况下,是很可能会反弹的。你们做父母的能和好如初,这种反弹的可能性就非常小了。二是即使思妍的病不反弹,可因为你们关系僵化,家庭不完美,也替思妍感到遗憾。”

孟光明频频点头。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个人在这一块就很遗憾,我不希望思妍有这种缺失感。”曹正轩接着说道。

“你父母离婚了吗?”林子慧问道。

“子慧,这方面的情况我没有跟你谈过,所以你不清楚。”孟光明接过话题道,“我很了解。”

“这方面的情况你也了解?你们还真的无话不谈啊。”林子慧感叹道。

“所以我希望正轩叫我孟哥嘛。正轩是出生之后就没有了妈妈。对了,子慧,正轩还是横弋出生的呢。他住的那一带就在检察院附近。”

“是吗?”

曹正轩点头。

“正轩很不容易,”孟光明道,“从小由父亲抚养长大。而因为父亲做过流浪汉,所以打小就被人歧视……”

孟光明把他所了解的都说了出来。

“想不到你的出生这么不一般。那你母亲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过吗?”林子慧好奇地问道。

“呃。”曹正轩怔住。

“怎么了,正轩?”孟光明夫妻一同问道。身为检察长的林子慧已然注意到曹正轩情绪上的变化。

“我……”

“正轩,”孟光明道,“你如果确实觉得有什么不好说的,就不说。如果你还信任我们,你看子慧让你叫她林姐,我也希望你叫我孟哥。我们看待你真的比亲人还亲,那就有什么情况就和我们说。我相信我们能帮得上你的忙。”

孟光明说得非常真诚。

“是不是你妈遭遇了意外?”林子慧思维敏锐地问道。

曹正轩双眼湿润,缓缓地点了点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