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三章 小肚鸡肠

也不知道,军营外面是谁低呼了一声:“凤萧夫人醒了!”

军营里,好像瞬间就沸腾了一般。许多士兵兴奋地压低了声音:“真的?可是已经无碍了?”

“谢天谢地。”

“苍天有眼。”

正低头一言不发的顾墨之与蒋彪也顿时激动地起身,被沈岩轻咳一声制止了。两人觉察自己的失态,又重新坐下,显而易见的激动,难以按捺。

南宫金良凌厉而又傲慢的目光扫过顾墨之,心里又生不悦。

自己率领大军救卧龙关于水火,这卧龙关驻军对自己都没有这样恭敬与拥护。这凤萧夫人又是谁?竟然令三军将士听闻她醒来的消息这样激动?

此人小肚鸡肠,又善妒,顿时就不悦意。

他放下手里酒杯,出声问道:“这凤萧夫人是什么人?这军营里难道还有女人不成?”

顾墨之为了保护花千树,并未将她送回总兵府,就在军营里休养,自己也好照料。

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向着南宫金良介绍花千树的身份。一是尴尬,二是,他知道花千树的身份特殊,暴露不得。

蒋彪已经回道:“是我们卧龙关里的女英雄,就是她神机妙算,一把天火烧了西凉人的粮草,得以拖延时间,救了卧龙关。”

一旁谋士已经冷哼一声沉下脸来,挑剔道:“救了卧龙关的,乃是我们南宫少帅,蒋副将可不要张冠李戴,本末倒置。”

南宫金良摆摆手,示意那谋士噤声,自己发问道:“一把天火?蒋副将这用词不当吧?这凤萧夫人难不成是妖女?”

花千树火烧西凉阵营,至今还是一个迷,没有人猜得到,她究竟是怎么在几十里之外运筹帷幄,烧了西凉的大营的。

在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的猜疑中,许多老人便提出了一种猜想,花千树乃是天降神女,就是为了来拯救卧龙关的百姓,那场火,就是天火。

这个猜疑乃是无稽之谈,但是天火的说法却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蒋彪一时兴奋,就顺嘴说了出来。

沈岩眸光闪烁,已经看出了这南宫金良话里的挑衅之意,可蒋彪仍旧没有觉察,仍旧兴致勃勃:“凤萧夫人独闯西凉大营,还得以在数万士兵面前杀了西凉的金乌占,并且致胜千里,不过是轻描淡写地一抬手,远在数十里之外的敌营里的粮库便起了大火,那就是神人。”

蒋彪越是推崇花千树,这南宫金良心里就越不是滋味,冷哼一声:“作为堂堂的卧龙关副将,竟然还妖言惑众,散播这种无稽之谈。顾大人,你这卧龙关看起来军风不太好,官风也有待整肃啊。”

对于他阴阳怪气的嘲讽,顾墨之选择了隐忍:“下官知罪。”

一旁有人在南宫金良耳朵旁边,悄声将有关于花千树的事情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南宫金良顿时就捉住了顾墨之的话柄,大义凛然道:“顾大人带家眷赴任,竟然还将家眷藏于军营之中,这也就罢了。可是国难当头,大兵压境,你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不顾士兵与百姓良言,置卧龙关万千百姓于不顾,置我长安存亡于不顾,招惹那西凉将领恼羞成怒,给卧龙关造成多大的灾难?就算是本官与你有私交,也绝对不能纵容你,免得以后上行下效,坏了我长安大军的风纪!”

这是要无中生有,借此治罪顾墨之!

顾墨之看似温润如玉,心里却是有江湖中人的放荡不羁,又是是非泾渭分明之人。南宫金良一再挑剔刁难他,为了这抗敌大局,他是一再隐忍。

“不交出凤萧夫人,那是因为她守城有功,在军中举足轻重,而不是因为个人情分,下官不能过河拆桥,让守城的将领寒了心。西凉强攻卧龙关,也不是因为凤萧,而是他们军粮烧毁,背水一战而已。”

南宫金良在众多将领面前,竟然遭到反驳,厉声呵斥:“任她功劳再大,那也是一个人,能跟这卧龙关千百将士的性命相提并论?这场战争,你卧龙关据说折损了三千兵马,仅余两千余人,就是你这个将领指挥不当,轻重不分造成的。”

五千余兵马抵挡西凉五万大军,以一比十,固守城关十余日,可以说已经是惊人的战绩。南宫金良这是要求他不折损一兵一卒吗?

蒋彪肚子里的火气实在憋不住:“依照大帅此言,若是明日那西凉大军压境,以战争要挟我们交出大帅您,我们又当如何定夺?”

“啪”的一声,南宫金良手里的杯子砸在地上,顿时开了花。

他周围一直阿谀奉迎的几个将领与谋士齐声呵斥:“简直大胆!”

气氛一时间有些剑拔弩张。

蒋彪气得那是“呼哧呼哧”直喘气,他南宫金良有意拖延行军速度,延误战机,致使卧龙关有这样大的伤亡,他怎么还有脸归咎到别人身上?

若是见天在他这样阴险的小白脸手下受这鸟气,倒是还不如解甲归田,跟着顾家老爷子去逍遥快活去。

南宫金良缓缓起身,望着一脸无畏的蒋彪,还没有来得及发作,就听到外面有人一路高喊:“报!”

众人全都心中一凛,这分明是有紧急军情。

帐篷撩开,有传令兵急匆匆地飞奔而至:“报元帅,西凉人略作休整之后,重新来犯,距此五里,布下阵营,主帅金格尔已经差遣先锋军前来叫阵。”

这有些出乎众人预料,现在已经是深夜,那西凉竟然布阵以待,再次挑衅。看来西凉已经有些心急了。

南宫金良一声不屑冷哼:“这些西凉小贼,简直就是不知死活,竟然迫不急待地前来送死。今日就让他们知道我南宫金良的厉害。”

“西凉如今已经有将近八万兵马,我们宜守不宜攻,更何况西凉人乃是有备而来,恐有埋伏,我们不宜出战。”

有谋士在南宫金良耳边低声劝说。

南宫金良漫不经心地挥挥手:“我长安几千兵马都可以抵挡他们数万大军,不过是一群酒囊饭袋而已,何足为惧?”

顾墨之也忍不住开口:“听说那西凉二皇子擅于行军布阵,阵法皆玄妙无穷,威力巨大。现在又是夜间,视物不清,不利于我们破阵。还请元帅三思,不若高挂免战牌,待明日天亮,摸清对方虚实之后,再出兵不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