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笑翻

当然了,那也只能是在网络上虚假的掐脖子,最后由叶辰单发出来一张,白清北醉酒之后的短视频为结束。

视频里面,白清北抱着一罐啤酒一直呵呵呵的傻笑着,但是这还不算是重点,因为那边上一眼看过去都是腿啊,总感觉遍地都是鞋子的那一种。

就是看的不是很明白,感觉莫名其妙?

但是这也不算什么,毕竟边上那躺着的也不是什么随便的人,视频镜头微微抬起来之后,就能看见那人都是谁,姜一山,杨得信,还有毛康成,当时李文跃是后来的,所以没喝多少酒,意识非常的清醒。

现在就坐在对面和拍摄视频的叶辰单大眼瞪小眼,开口就是一句话,“他们这是咋了?我才来就结束了?”

叶辰单轻笑了两声之后,镜头就回到了白清北的身上,“醉了?”

白清北就好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话一样,眼睛一瞪,特别强硬的挥舞着双手,表示怎么可能呢,她是绝对不可能喝醉的好不好。

“我没有,没喝醉!我现在就是有一点点的困了!”

叶辰单笑的哼哧哼哧的,乐呵的耸着肩膀,被白清北质疑他在笑什么之后,才算是控制了点情绪。

“没有,我没笑。”

白清北抬起头来迷迷糊糊的看着他,想说他就是笑了,可是现在看着叶辰单的样子的确是没有笑的,最后支支吾吾的点点头,表示对,没笑就没笑吧。

视频里,叶辰单半蹲下来,镜头就差贴到白清北的脸上的距离,“喝了多少?”

白清北一开始没听清,整个人思考了良久,补了一句,“就这一瓶啊。”

叶辰单看看那罐啤酒,虽然不小的体积,但也不至于就这么一小瓶就……

边上醉的就只剩下来一点点的意识的杨得信一下子爬了起来,看上去可吓人了,吓唬的叶辰单一哆嗦,缓了好一会儿,才把视频镜头给移了过去。

“你干什么?”

杨得信勉强醉的差不多了,站起来的时候都摇摇晃晃的,感觉上身和腿都像是分开的一样,不在同一个空间和纬度里面,画面看上去别提有多么的好笑了。

杨得信伸手拿一个酒瓶,晃了晃,里面早已经空空如也了,叶辰单不明白,还以为他还要继续喝呢。

结果就听见他说,“刚才嫂子还喝了这个,酒量,可以!”

话音刚落,就站不住脚的晃在地上,差一点没脑袋磕在桌子上面。

然后他刚刚坐在地上稳住了,还要伸手拿另外一个酒瓶,伸手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到,那个画面看上去奇奇怪怪的。

“还喝了这个?”

杨得信看着叶辰单手指的方向,大致是这个位置吧,“对,这一片的都喝了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我哪敢让嫂子喝多啊!”

叶辰单的脸色都要绿了,这还不多啊?

杨得信觉得自己是真的委屈啊,拽着叶辰单的裤腿就是嚷嚷着,“刚才你去洗手间,嫂子问我说什么白的绿的红的好不好喝,我也不知道咋回答好了,就说了一句甜的,然后她就非要喝啊!”

叶辰单拿着手机镜头对准白清北看了两秒又移了回去,让杨得信继续说。

“一开始的时候,嫂子还好好的听我说,只喝了一点品一品味道,结果后面竟然这样都喝醉了,非要跟我抢着喝,我说她醉了不能喝,她非说没醉,还要给我们唱三天三夜,拿着酒瓶当话筒就是一顿吼,吼完了一抬头全喝了。”

显然,录视频的叶辰单都被震惊了,估计是真的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发展,这都可以?

而白清北喝醉的不行,躺在沙发上听见三天三夜这几个字样,就非常的激动,激动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扑腾着说,“我可以!话筒给我,我还可以唱!我可以唱……新贵妃醉酒!但是贵妃醉了我没醉!”

叶辰单彻底的傻眼了,看着白清北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就眼睁睁看着她一边抱着酒瓶嘶吼,一边昂头灌上了一口。

后面仅剩几秒的录制画面混乱到了一定的程度。

只是依稀看见是白清北一下子见了起来,盯着叶辰单,然后扑了过来,边上的人在混乱的喊着,就是叶辰单都好像说了一声,“雾草?”

杨得信感觉面前的影子混乱成一团,什么都看不出来,只觉得莫名其妙的,不过跟着欢呼就对了。

而清醒的李文跃眼珠子都瞪圆了,觉得这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劲来着?

“嫂,嫂子!不能撕啊,酒吧里面不卖衣服的,这撕了可怎么……”估计是喊到这里也迟了吧,所以就听见李文跃后面的声音直线下降了,“行吧,说什么也迟了,嫂子开心就好,撕的条理清晰啊!漂亮!”

“……”

大家把这一个视频做了各种的粉丝,什么慢放,调光,直接曝光到看起来很吓人,但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一举一动,尤其是最后那混乱的几秒,已经有大佬根据人形边框圈出来了不一样的地方。

什么白清北那时候砸在叶辰单的身上,估计就是手里揪着的衬衫吧?破的好像的确成条了。

有粉丝笑着说这衣服质量不太好啊,叶辰单那么有钱,也不用在衣服上面省钱吧?

大家哈哈哈的停不下来,很快就听说了那件被扒出来的衬衫价格,虽然只是一闪而过罢了,可是价格现在贴出来了,再想一想刚才视频里面衬衫的结局,不由得就觉得牙槽特别的疼,还酸的不行。

这种感觉真的是……不好说哟。

“这就是传闻中的互相伤害吗?我仿佛吃了一场塞进嘴里,还被迫往下吞的瓜,太香了。”

“这两个人的相处模式也太小学生了吧,就是根本看不出来是结婚大半年的那种夫妻啊。”

“别说是夫妻了,在网上互相黑对方这件事情,就是给我再来一个脑袋,我也无法和叶辰单联系在一起,然后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我现在笑的村里最英勇的大公鸡都躲着我,我真的是要被这两个人笑翻了。”

“我就是一个吃瓜路人,转粉了转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