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春校园 > 暮以成歌

第52章 可我信你(2000+)

后来成歌就觉悟了,晏以暮如果想要你留下来,就算是插了翅膀,最后还是得顺从他的。.

例如他将她逼入角落,迫得她只能安分缩在他与玻璃窗之间,狭隘的空间,彼此的呼吸都绵长交融,他几乎要贴上来了,灼热的气息像是点着了一样。

成歌慌忙将他推开:“你、你不回答也可以的……”

只是一个靠近,女生竟真被吓得脸色都白了几分,简直有趣到不行。

晏以暮失笑:“傻子。”

结果主席大人也没对傻子怎么样,划分好区域,跟指点江山似的说道:“那一片你负责,剩下的我来。”

成歌不解:“什么意思?”

“大扫除。”

“……好。”

两人各自戴好橡胶手套,准备好清洁用具,在拿破仑怨念无比的眼神下,开始今天的工作。

日头从玻璃窗外打进来,地面上铺出一层光,微风拂过,真的会有阵雨吗?

成歌不信。客厅的大电视里在放着天气预报,正好说到A市,她边暗忖,边下意识地放轻动作,仔细听着。

“A市,晴,西南风二级,气温29摄氏度。”天气预报员的播报词,听上去义正言辞,颇有可信度。

“晏以暮,天气预报说今天不会下雨。”她把花瓶放下,尽量压着心里的郁郁,她想不通为什么他要这么戏耍她。

正卷起袖子擦地板的主席大人,只是慢悠悠地抬眼看她:“我不是说过天气预报是最不靠谱的吗?”

成歌:“……”她竟无言以对!

无言以对的骆成歌同学最后光荣完成了任务,她负责的是客厅东面的家居摆设擦洗,可能是照顾到她的体力问题,晏以暮划分给她的工作很轻松,至少不必和他一样提着水拧着抹布趴地上擦地板。.

“我好了,你还饿不饿?”她光着脚踩在他擦好的地面上,圆润的脚趾因为凉意而微微蜷起,她感到脚掌心湿湿的,很滑。

晏以暮皱眉:“穿好鞋再来。”

“……哦。”穿好鞋的骆成歌同学又走过去问他,“晏以暮,我做完了,可以带拿破仑出去吗?覃先生说让我去领表格……”

她见他好像又要板下脸了,嘀咕着补充:“但我会给你带饭的。”

男生保持着半蹲姿势,朝她招招手:“过来。”

成歌长记性了,这次怎么也不愿意走过去:“你有话说话……”别动手动脚。

主席大人深吸一口气,似笑非笑:“小骆驼,我要对你做什么的时候,是不会通知你的。”

言下之意,你要么过来,要么让我做点什么。

两位主人之间的氛围好像越来越诡异了,身为单身狗的拿破仑歪着脑袋巴巴地望着。

“轰——”几乎就在成歌放弃毫无意义的抵抗的同时,晴空朗日的外头忽然传来一声巨大闷雷!

拿破仑被吓得跳起来,踩着湿滑的地面,一咕噜摔了个大跟头,成歌急忙将它抱住,其实自己也被这一声雷响给吓得脚下不稳了。一人一狗这么一撞,不仅没有把该救的救下,反而都齐齐栽倒在地。

“嗷——”这声嚎叫是成歌和拿破仑一起发出来的,双双跌倒,别提有多狼狈可笑了。

唯一幸存的主席大人先是愣住,倏尔扬起唇角。那笑原本只是静静的细细的一点弧度,在成歌揉着屁股努力爬起来时,化作掩也掩不住的愉悦开怀。

“你不要笑了……”她红着脸瞪他,也没敢用力瞪,飞快扫了一眼,就低头不想理他了。

晏以暮站起来,为了方便打扫,他的裤管也是卷着的,手里还拿着湿漉漉的抹布,琉璃般好看的瞳仁里笑意满溢。

同样是打扫的,怎么自己一身狼狈,他看上去却还是这么清雅俊逸呢?

成歌不服气,但这不服气也只能憋在心理,安抚好拿破仑,转身准备换鞋出门,她觉得今天要是继续呆在别墅里,会被他戏耍死。

尽管大多数时间都是她自找的。

“要去哪儿?”他敛了笑意,神态从容地叫住她,“雷声响了,接下去就是雷雨,你信我还是信天气预报?”

说完依旧不紧不慢地擦着地板,仿佛一点也不担心这姑娘会真的脾气上来摔门就走。

毕竟,两人之间的十年,不是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成歌果然乖乖地停下脚步,闷声不语,拿破仑缩回自己的狗窝,她目送它跑远,拿过自己的抹布也蹲身和晏以暮一起擦起地板来。

“我很喜欢拿破仑。”许久,她率先开口。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抬头,晏以暮略垂眼,就能看到她的睫毛随着渐暗的日光投在苍白的肌肤上。

“晏以暮,我小时候也有一只狗,比拿破仑小一些,也是白色的,我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但它也很聪明。”

“嗯。”他随手拿过坐垫,盘腿坐在上面,女生平和干净的面容让他也觉得心下静谧。

日复一日,这份静谧便如同隐秘的迫切想愿,在无声的心底,不屈生长。所以他一直这么不遗余力地,想探究她,走近她,拥有她。

很好,她现在和他说着遥远的故事,他便认真聆听。

“后来它就死了。”

成歌用力擦着同一块地方,那里其实已经不需要再擦了,但她似乎必须借由这样的动作来缓解什么。

“我所在乎的人和物,好像都是留不住的。”

她在最后,这么告诉他。

一如她只是在告诉他,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我要出门了,给你带一份吧。

其实,一个人如果把自己裹得很紧,那必然是有原因的,也许是因为她过于羞赧,也许只是因为她在害怕。

他那么聪明,从来都知道她是后者,所以打从一开始就在循循善诱。唯一失算的是,每一次的一点进展,都会让他觉得不舒服。

她年纪不大,竟如同已经走过了许多人的人生,那是最坎坷崎岖的人生。

“哗哗——”外面终于下雨了,滂沱剧烈,真的是阵雨。

“晏以暮,可我信你。”短暂的沉默后,成歌在不绝的雨声中,看向窗外,认真说道。

——

是不是觉得我的暗号有点丧心病狂?表酱紫嘛,人家明明是美男纸~

上一章暗号中奖者:安丶漠。

请微博私信@纯洁的米螺菇凉,或联系管理员天涯海角QQ:2227668499。尽快确认收奖哦~

本章暗号:【最肯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看吧,这么文艺了对不对?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句歌词。老规矩,复制括号里的暗号到评论区,第一个答出的送暮以配套签名明信片~又到了拼眼速、手速、网速的时刻啦!

话说,其实主席大人有时候确实有想掐死成歌的冲动的……下一章,关于王子公主装的那些照片要带来好玩的事情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