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恐怖的宇智波斑

战争如同原着中的脉络继续发展着,如果上原知悉现在战场的一切,他一定会很疑惑,为什么把至关重要的情报留给了忍者联军,甚至布置了诸多后手,战争还打是成了这样。

十万联军忍者和孤身一人的宇智波斑战斗,似乎是没有悬念的。

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差的那个是十万联军。

穿着古老的绯红武士铠甲的宇智波斑静静的如同雕像一般站着一动不动,与之对峙的联军忍者已经感受到了斑逼来压迫的让人几乎无法呼吸的气势,好多忍者开始紧张的握着忍具的手都开始颤抖了。

恐怖的杀气如同海啸一般席卷十万忍者联军,这种踏着尸山血海才能形成的杀气,足以让弱小的人瑟瑟发抖。

斑开始动了,他动作很僵硬,像木偶一般有些摇摇晃晃。

踏!

斑踏出了第一步,接着又是第二步,然后以倍增的速度踏出第四步,第五步……

斑的体内仿佛是装了一个涡轮发动机一样,一经开动,速度便开始指数倍的飙升,从斑开始走动到开始跑动眨眼间就快成了一道肉眼快要不可捕捉的绯红色闪电。

“冲啊!!”

被斑气势所逼,死寂一片的联军的人海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喧嚣,密密麻麻的忍者们如同汪洋一般向宇智波斑冲去。

联军各部指挥官并没有下达冲锋的命令,忍者们却已经被宇智波斑的杀气压迫的快要崩溃了。他们不顾一切的主动向宇智波斑攻击,更多的是发泄自己的恐惧。

与其说是十万忍者联军包围了宇智波斑,倒不如说是斑一个人包围了落单的十万忍者。

一面倒的屠杀已经开始。

第一个和斑接触的上忍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阵绯红的影子一闪而过之后,上忍捂着喉咙抽搐着倒下,上忍的喉咙软骨已经被砸碎了。

上忍的佩刀在掉落之前,一只灰褐色秽土转生的手握住了忍刀的刀柄。

热剑透明的剑身和其上无时不在散发的热量稍微引起了宇智波斑的兴趣,忍者联军配备的这种忍具,有点像扉间那家伙的雷神之剑。

对自己近战能力自信的一大群忍者冲了过来,斑的写轮眼快速转动着,拥有极佳动态视力的写轮眼瞬间就捕捉到了四周所有人每一处细微的动作。

“奥义——木叶流……啊!!”惨叫声响起,举着忍刀的木叶忍者被锋利无比的热剑拦腰斩断躯体,鲜血横飞,脏器飞舞,还夹杂着热剑烫熟血肉的焦糊的味道,木叶忍者惨叫着步入死亡。

热剑在宇智波斑手中挥舞的如同风车一般刀影,与斑作战的那些擅长刀术的忍者都会迷失在四周上下左右的刀影中,艰难招架,几无斑的一合之敌。

斑行进的速度很快,快到几乎出现残影,有十万之众的联军忍者也无法迟缓他的动作分毫。

锋利无比的热剑拿在斑的手中发挥出了百分之二百的威力,围攻的忍者们在斑的写轮眼中全是慢动作,热剑终结这些慢腾腾的忍者,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干净利落。

短短时间之内,已经有近一个中队数量的忍者倒在了血泊之中。经验丰富的中年忍者不是容易冲动的年轻人可以比拟的,宇智波斑不是可以力敌的敌人,来自雾忍村,被称为山椒鱼半藏左右手中的左手的中吉大叔,额头上都是冷汗,他浑身被冷汗湿透了,握着苦无的手指在咯吱咯吱作响,“不要再冲上去了,拉开距离!!距离!!”

声嘶力竭的大声提醒着年轻人们,中吉在其他忍者们的身体的掩护下,把一支系着起爆符的苦无刁钻的向宇智波斑背后丢去。

一个稍微厉害那么一些的蚂蚁啊,斑就是这么评价中吉的。写轮眼在不停的转动着,斑视线的焦点从没有在一个地方停留过两次,快速而又高效的迅速变幻着。极致的动态视力让斑的两个眼球以恐怖的频率上下左右极速转动并震颤着,任何威胁都逃不过斑的眼睛。

斑略微偏过头,这过程中他手中忍刀的速度没降慢半分,系着起爆符的苦无从左侧贴着斑的眼角飞过,在写轮眼的动态视觉中,斑能清楚的看到苦无金属刃部随着飞行和角度不同而产生的细微反光差别,以及起爆符燃烧时每一丝火焰的纹路。

太慢了。

顺手一刀反刺身前,把两个联军忍者当胸穿在一起,然后斑一脚踹飞两个串在一起的尸体,尸体倒飞了出去,撞倒一大片挡路的忍者。在这些动作电光火石之间完成之后,带着起爆符的苦无只从斑的眼前滑过一半。

战斗早成了斑身体的本能,斑以闪电一般迅疾无比的速度瞬间抓住了苦无,啪的拽断苦无柄部系着起爆符的细线之后,看都没看随手抓着就向苦无飞来的方向反掷而出。

闪着寒光的苦无几乎划着和来时相同的轨迹,并以数倍于之前的速度瞬间返回,一点突入其来的寒光在中吉眼中快速放大。

噗嗤一声,尖锐的苦无像刺破豆腐一样深深地钉穿了中吉的额头正中,中吉还未来得及感到疼痛,眼前一黑,就永远失去了意识。

从中吉投掷出苦无至斑反掷苦无击杀了中吉,所经历的时间也不过是一支手里剑多一点的时间而已。时间之短,只够绝大多数忍者完成一次或攻或防的反应,他们完全跟不上斑的战斗节奏。

斑如鹰隼般的手掌探出去抓一名忍者的颈部时,那名忍者连动作都来不及做,直到他被抓到斑的身前才感觉到喉咙传来的被扼住的窒息感。

在巨大的惊恐之中,这名倒霉的忍者又被一把推了回去。忍者被巨力推的踉跄着连连倒退差点撞到同伴的刀刃上,眼疾手快的同伴适时扶住了他才避免悲剧发生。

未等道谢,这名忍者眼睛的余光突然看到了腹部位置亮起了一抹火光,忍者瞬间瞳孔紧缩了起来,他惊慌的手忙脚乱的向腹部的起爆符抓去,已经晚了。

“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数名联军忍者被炸成了碎肉,更多的忍者被爆炸波及,惨叫连连。

爆炸的冲击波荡起斑的长发,斑闲庭散步一般拔出两把飞来插在他脚边的忍刀,以更狂猛的姿态向联军冲去。

这时在空中来看,宇智波斑就像一道锋利炽热而又迅疾无比的激光一样,把有庞大数量的联军切黄油一般,生生犁出了一条布满尸体的笔直走廊。

突进速度之快,让有庞大数量的忍者们都来不及填补斑所完成的死亡区的空白。

Back to Top